返回

第三百六十七章 你說不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你不甘心?對嗎?我沒有時間和你廢話,告訴我,你為什么要叛變!”

    “叛變,呵呵,我叛變?我一個人在這個地方呆了二十多年,有家不能回,有名字不敢用,你說我叛變?呵呵,我不是叛變,我只是融入了這個地方而已,呵呵呵,你知道嗎?我父母死的時候,想要見我最后一面,我都沒有看到,你說我為什么要叛變?”

    劉德林說完之后,抬起頭看著余洋,眼神之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余洋聽見之后,直接用手槍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聲音給我小一點,說話好好說,你以為你聲音大,外面人的人就可以聽見,就會有人來救你嗎?你太天真了,屋子外面的人都會和你一起下地獄的!”

    余洋說完之后,十分嫌棄的將劉德林推到了座位上:“這不是你叛變的理由,讓我來和你說說吧,你為什么要叛變,你父母死對于你來說根本不重要,你提到你父母的時候,我沒有從你的眼神之中看到一絲絲的痛苦還有掙扎,我剛才進門的時候,看到你正在數錢,你是因為錢才叛變的吧!”

    聽到余洋的話之后,劉德林愣了一下,然后自嘲的搖了搖頭:“既然你知道了還來問我干嘛,對,我是因為錢叛變的,美國人給我錢,這些反政府武裝的人也給我錢,他們給我的錢可以足夠我享受榮華富貴,國內呢?每年的津貼就那么點,我除了日常開銷,根本沒有什么收入,你說我這是為了什么?國家大義?我都要餓死了,別跟我談這些沒用的東西!”

    劉德林有些惱羞成怒,眼神之中充滿了不甘,說話的語氣也十分的激動,余洋就一直看著這個家伙,看看他能演到什么時候。

    “第三個問題,你剛才說的科拉迪是什么人?我也不想騙你,我會殺了你,但是如果你告訴我一些我想要知道的東西,我殺你的時候,動作會快一點,不會讓你感受到痛苦,如果你說謊的話,我會折磨你,折磨的讓你知道什么叫做殘忍,相信我,我會說到做到的!”

    余洋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將臉貼近劉德林的臉龐,掛著邪魅的笑容,看起來十分的恐怖,劉德林被余洋的樣子嚇到了,余洋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意,而且他知道余洋說的都是真的,如果自己不老實交代的話,這個家伙真的會讓自己生不如此死!

    “我,我,我……”心中十分的掙扎,劉德林不想死,想要活下去,心中一直在祈禱門口的幾個反政府武裝份子能夠進來,將自己從這個惡魔手中救出去!

    余洋看到這個家伙在猶豫,立刻拿出了自己的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面,輕輕的在他的耳邊再一次的開口。

    “你說還是不說,如果你不說的話,我手中的匕首現在就回劃過你的氣管,那時候你會看見的你血,慢慢的一點點的噴灑傳來,但是你卻死不掉,然后我接著會用手中的匕首,慢慢的從你的腦袋開始,將你的皮給剝下來,你看到十大酷刑嗎,這就是剝皮,嘿嘿嘿嘿,怎么樣,你要不要試試呢!”

    余洋說完之后,舔了舔自己的舌頭,同時將手槍放回自己的槍套之中,右手輕輕的在他的臉上摸過去,好像十分喜歡這個家伙皮囊一般

    聽到余洋的話,劉德林腦袋上原本已經干了的冷汗再一次的不斷流下來,這個家伙太恐怖了,實在是太恐怖了。

    余洋沒有給他更多的思考的時間,而是右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口鼻,左手的匕首一揮而過,直接插在了他的手上,然后狠狠的擰動了一下。

    痛,十分的痛,十指連心錐心的痛,巨大的痛感讓劉德林臉變得十分的扭曲,但是余洋卻如同沒有看見一般,死死的用手捂住他的口鼻,不讓他發出任何的聲音,劉德林只能夠坐在沙發上不斷的掙扎著。

    一分鐘之后,余洋緩緩的松開手,現在的劉德林手上已經血肉模糊,余洋隨意的從兜里掏出一個紗布丟了過去。

    “我這是提前讓你品嘗一下,如果你敢撒謊的話,我會讓你體會別的痛苦,相信我,我會讓你痛苦十倍,甚至百倍!”

    劉德林差一點就暈厥過去,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十分的虛弱,現在整個人就像是從水里面撈出來一樣,接過余洋遞過來的紗布,不過剛剛伸手,余洋就縮了手:“說吧,那個叫做科拉迪美國人到底是誰,對了你現在是不是在想,反正都是一死,不如大叫一聲,讓門外的人沖進來救你?”

    劉德林慘笑著看著余洋:“我從沒這么想過,屋子外面那群人戰斗力我十分的清楚,呵呵呵,恐怕現在已經被你的手下全部都解決了吧,我只想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我都說了,你可不可以給我一個痛快!”

    “可以,放心好了,我這個人說話算數,只要你如實回答問題,我會給你一個痛快!”

    “好,我還有一個要求,如果我死了以后,你能不能將我的尸體帶回國內,我想葬在國內!”劉德林說完之后,一臉期待的看著余洋。

    余洋笑著搖了搖頭:“不能,不是我不想幫你,只是我沒有那個時間和經歷,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本來你可以跟著我們一起回國,只是你放棄了,選擇了一條另一條不歸路罷了!”

    “呵呵呵,好,我說,那個美國人,就是你問的科拉迪的家伙,他是美國CIA情報部門的一個主管,三年前,他找到了,并且挑明了我的身份,并且要讓我為CIA服務,如果我不聽的話,他們就會殺了我,而且他們給我錢,給我很多的錢,并且告訴我,如果我幫助他們收集情報的話,以后等我退休了,還會讓我去美國生活!”

    聽到劉德林的話之后,余洋點了點頭,將手中的紗布丟給了這個家伙:“那你這一次是怎么通知美國人的!”

    “我找借口出去給你們準備水和汽油,然后我打電話給了科拉迪,他讓我通知鎮子不遠處的一個反政府武裝,說那些人給我一些幫助,我又告訴了剛才那個蠢貨,沒有想到他們幾十個人圍追堵截你們,還是沒有抓到你們!”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