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84章 八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聽到她的話趙甫忍不住一笑,公孫琳是沒有留下,倒是把她姐姐抓來了,這絕對不是趙甫故意的,緣分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

    “湛盧劍是在我的手中,對于這心眼你有什么能力解決嗎?”

    趙甫開口對她問道,因為自從上一次殺戮過后,趙甫一直用力量壓制著心眼,不然心口就會劇痛難忍,現在碰見懂得人,趙甫自然要詢問如何解決。

    可公孫竹搖了搖頭,“這臣妾也無法做到,不過臣妾有一種鑄劍禁術,可以將這劍重鑄,湛盧本來是絕世好劍,也是仁德之劍,這可能與陛下不相符合,而陛下可以用該禁術把這劍重鑄為殺心之劍。”

    “也就是改變這劍的屬性,把仁德改為殺戮,那心眼自然不會對陛下產生危害,反而對陛下很有用處。”

    聞言,趙甫有些驚喜,連忙問道是那種禁術,獲得公孫竹的講解后也明白過來。

    因為這鑄劍禁術比較特殊,他不是鍛造有形的劍,而是鍛造一種無形的虛無之劍,也就是看不到,也摸不到,類似心中存在之物,是一般無形縹緲的東西。

    趙甫立即不在壓制心眼,在劇烈疼痛中,把心眼按照公孫竹的方法,用心中之想,鑄就成一把無形之劍,這劍剛剛鑄就出來,就是十分強大。

    現在趙甫正將它拿在手中,要是別人看來,趙甫手中什么東西都沒有,這劍還是初級階段,不傷肉體,只傷靈魂和精神,也因為剛剛鑄就,也沒有什么特殊屬性,但隨著趙甫殺的人越多,那這殺心之劍也越強。

    當然,現在心中的劇痛還存在,因為這時的心眼仁德屬性還在,這需要通過殺人來轉換,而作為殺心之劍的本體,也就是湛盧劍,也會從一把仁德之劍,轉變為殺戮之劍。

    現在有這一把無形之劍,可以擊殺靈魂,那意味著用這一把劍殺玩家,那就意味會真正死亡。

    同時趙甫發現送劍的神秘勢力,極有可能就是公孫家族,因為這劍剛剛聽公孫竹所說,可是一直由他們家族保管。

    對此,趙甫心中有一絲復雜,要是別的勢力趙甫心中就有幾絲怒意了,可之前公孫琳幫助過自己,現在她的姐姐公孫竹也幫了自己。

    趙甫想了一會,對旁邊的一個內臣說道,“把公孫竹的身份提高到高級!”

    現在趙甫的妃子,可是也分為不同等級,最低級的也就是不順從的妃子,沒有任何權利,只是為大秦提供鳳氣而已,本身其實被囚禁。

    現在帝鳳像的力量,已經達到一級鎮國之器的力量,而趙甫當然想讓它變得更強,因為它可是有超越命族之器的能力,那為什么不好好發展,為何要滿足現在的力量,更強大不好嗎?

    最低級的妃子,趙甫僅僅是冊封而已,并不算真正的妃子,普通妃子是具有小小一部分權力,妃子等級越高,權力也就是越大,而不是趙甫一旦冊封為妃,那權力就大的驚人。

    “陛下可否讓臣妾離開大秦?臣妾愿意接受作為陛下妃子的身份,只是不愿于拘束于大秦,希望陛下能夠理解!”

    公孫竹一雙眼睛看著趙甫,說出了心中的目的。

    趙甫沉思一會,有些接受不了作為自己的妃子在外四處流蕩,所以便拒絕了她。

    公孫竹心中有些失望,然后又說道,“那陛下能否向公孫家替臣妾報一聲平安!”

    這一想沒有問題,趙甫就答應了,又說道,“不知你是否對鍛器感興趣,你今后可以自由來往兵器坊”。

    公孫竹心中也有些驚喜,雖然不能離開,但還是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對趙甫感謝一番。

    解決這事情,趙甫來到了南方大陸,當然趙甫是秘密前往,其它人基本不知道,來到封印八只海獸王的地方,趙甫身體慢慢沉進封印空間之中。

    也有很長時間沒有見到八大海獸王,現在一見它們,精神蔫下來,身體也帶有一種無力感,因為每日每夜的折磨,那可真不是一般好受的。

    “主人!你來了啦,我早愿意臣服,可等了主人好久,現在主人終于回來,不在受到那折磨了。”

    趙甫剛剛進來,地水龍龜發出一聲蒼老討好的聲音,還有一些委屈。

    聞言,趙甫也沒有想到,竟然一開始就有一只海獸王愿意臣服,讓它交出靈魂本源,地水龍龜也很聽話的交出靈魂本源,一團白光從它腦袋浮出,飄到趙甫手中。

    趙甫滿意把這靈魂本源收起來,只要掌握它那可隨意控制地水龍龜的生死,趙甫也隨手一揮,捆著地水龍龜的鎖鏈,也全部解開。

    “那個主人!我也愿意投降!”

    森羅鐵鰩見地水龍龜被放了,重新獲得那自由,也不用在受到那折磨,也發出一個小孩的聲音,表示愿意投降。

    隨后,鬼鱗焰鳥也發出一個女人的聲音,愿意臣服于趙甫。

    這三只海獸王在趙甫之前收服他們的時候,反抗意志就比較薄弱,想通過和趙甫商量的方式和解。現在又經過這么長時間折磨,自然歸順了趙甫。

    趙甫目光轉向其它五只海獸王,卻沒有任何要臣服的意思,趙甫在一次開口說道,“我最后在問你們一次,是否愿意臣服于我,現在我沒有耐心等你們,如果你們不愿意,那我只能把你們煉制為傀儡。”

    五只海獸并沒有回答趙甫,三神大蛇還一副不屑的樣子看著趙甫,而趙甫也沒有在說什么,伸出一只手虛空一抓,一股無形之力滲透它們腦中,開始慢慢剝離它們的靈魂。

    吼吼吼……

    這過程自然是無比痛苦的,有兩只海獸王見到趙甫真的要把它們煉制傀儡,而它們也絕對不想,也開始表示愿意投降。

    最后還剩下三神大蛇,礁石之蜥,罪惡蛟龍,三只海獸王不肯投降,趙甫也不客氣,加大力度,就如同一把尖刀砍著他們的靈魂。

    吼吼吼……

    劇烈的痛苦使得三只海獸發瘋一般掙扎,發出一聲聲痛苦無比的慘叫,這令旁邊臣服的五只海獸王,都感覺到有些心驚。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