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五百六十八章 亂鬢雙橫興已饒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這本書由于題材原因暫緩更新,不像以前更新的多了,原因大家都懂得……h書。久石在準備新書,新書發布會及時通知大家,另外希望大家加一下群,新書的一些通知會在群里面公布,石頭壘2群滿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頭壘1群縱橫vip讀者群121247067歡迎加群。)

    小姐也是女人,其實走在大街上的時候,這小姐要是端莊賢淑點沒人認得。

    但這小姐身上的味兒不一樣,是那種極為刺鼻的氣味。

    因為小姐每天要接觸不同的男人,跟不同的男人qqxx,那下面的洞口也就又不同型號的東西出出進進。

    本來女人穿裙子就是為了讓騷味盡快散發掉的。

    而男人多了,那東西貧了,要保住沒有那種難聞的騷味,一般都選擇那種異常刺鼻的香水兒味兒的。

    雖然是冬天,不過那刺鼻的香水兒順著小風飄呀飄的,還六七個小姐兒,這股雞味兒陳楚還是聞到了。

    不禁一陣好笑。心想這下李鄉長牛逼了,不過陳楚也沒想到這個李鄉長李天成還有兩下子功夫底子,邵曉東這些小混混根本就不是人家對手了。

    但這幫小姐上,他還是蒙圈了。

    陳楚更沒想到,邵曉東手下小姐還真有一個大了肚子的,估計是不知道跟那個嫖客好上了被懷上了胎,再不就是替人家生個孩子啥的,這娘們的胯骨挺寬的,肚子里面不是塞著枕頭,這要是動了胎氣不是鬧著玩的,這個李鄉長不滾蛋也得滾蛋了……

    “你……”李鄉長指著那個女人的肚子冷哼一聲道:“你,你是誰?”他一臉的嚴肅,板板正正的,手指著那個孕婦,不過那孕婦不管那事,直接往前走了一步大聲道:“怎么的?李天成不認識我了?玩完了就沒事了?你以為跑到這當鄉長我就找不到你了?行啊!你不管我,那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算?你當時怎么騙我的?是不是說一轉業就跟你老婆離婚,然后跟我過日子?然后你一下就沒影了?我呸……”

    李天成亦是一本正經的,而身后的老婆有些受不了了,眼??,眼淚在眼眶直打轉轉。

    他這老婆人應該不錯。

    陳楚在大門口偷窺著,他這老婆肉肉嫩嫩的樣子,不像是壞人,而且好像很善良,狠單純似的,人家一說她就信了。

    這時,李天成的小姨子上來一步道:“你誰啊你?我姐夫不可能是那樣的人!還有啊!你少在這演戲,你這孩子還不一定是誰的呢?沒準啊,你們還是雞呢!看你們一個個那穿的德行,就像是站街的……”

    “我操你媽!小騷婊子你罵誰?你才是站街拉客的呢!你媽是站街拉客的,你們全家全是站街拉客的!姐妹們,給我上,撕爛這騷婊子的破逼嘴……還有這個忘恩負義的王八蛋……”

    這孕婦罵著,而身后的這群女人亦是張牙舞爪的沖了上來,她們一個個穿的也是五顏六色的,雖然是大冬天,但是有的還是穿著絲襪,里面裹著什么絨褲啥的。

    剛才是坐車來的也不冷,還有便是穿的這么少然后辦事方便啊,穿的太多了,到時候脫褲子也是不方便的,接完了一個嫖客,然后接另外一個的時候還得穿穿脫脫啥的,而且以前也是干男女這種事習慣了,沒那么保守了。

    都是大腿一劈,然后愛咋咋地的了。

    這幫小姐一個個如同下山的小母老虎似的,直接朝著李天成沖上去了,伸出手就開撓人。

    反正也是干小姐的,大腿一劈開就來錢了,所以不用干啥活了,手指甲留著都很長,而且上面有的還都鑲著鉆啥的,明晃晃的。

    這下都派上用場了,直接一爪子一爪子的撓過去了。

    李天成一下傻了,跟男人打可以,但是跟女人……他畢竟當了這么多年兵,即使在部隊也貪污,也打兵,部隊沒有不打兵的,但畢竟都面對男人,這面對女人沒法下手了,而且很多地方不能碰,人家沖上來了。

    挺胸昂頭的,而且小姐那胸部整天被男人捏古來捏故去的,所以都很肥沃,要是真碰上了也麻煩,自己這個鄉長剛來就被人家抓住說耍流氓也壞了。

    不禁開始躲閃起來,更何況最迎面還有一個大肚子的女人了,這個是重點了,更是不能碰。

    被幾個女人團團圍住,他兩手擋著前面,阻擋這些伸過來的手,被一個小姐的手臂穿了過去,直接一把撓到了腦瓜子上,腦瓜門一下留了一條三道紋。

    那小姐的手指甲又長又尖的,這一下用力十足,李天成血都流下來了。

    額上的血道子順著臉頰往下滴。

    他老婆叫了一聲,而他小姨子邁開長腿沖了上去。

    “哎呀!你們這些不知道哪來的騷貨,竟然敢打我姐夫?我跟你們拼了……”

    陳楚在大門口看著熱鬧,心想這李天成的小姨子,長腿,掉稍眉的,這個騷勁兒啊,甭提了。

    還挺維護這小子的,不能他們倆有一腿吧?都是說姐夫有小姨子的半個屁股,看來也差不多了,到時候最好給他們照上相,媽蛋的老子再給他們裱上框,嘿嘿……送到縣政府,再送一張到瀚城市政府去,讓你們看看你們的官,多牛逼啊……

    陳楚心里嘻嘻笑,不過他的99c沒有照相了,而邵曉東給過他的一個手機99e雖然有照相的功能,不過這么遠也不行。

    看來還得買一個手機才行,像素好點的,給這對狗男女照上。

    這時,李天成小姨子加入了戰場,立即被小姐們包圍了,這頓撓。

    女人打架就是好看。

    扯頭發就開撓人,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別看著了,開始拉架吧!”

    鄉里的兩個副鄉長還有打雜的準備去拉架。

    邵曉東這時大聲道:“我操!男人打女人了?真他媽的牛逼啊!大家一起上啊!把咱大姐肚子搞大了現在還開始打人了?太霸道了吧!大伙一起上,給我狠狠的打!”

    邵曉東身后這些人都是小混混,以多欺少那打的相當過癮了。

    不一會兒已經把李鄉長的小姨子跟按到了,男女一起上,女的扯頭發就開撓人,男的一頓皮鞋。

    邵曉東也知道重點,經常打群架都明白這些的,主要對付的就是李鄉長一家人,跟其他的人沒有關系了。

    沖其他鄉里的人說道:“跟你們沒啥關系!都他媽的離遠點,是李天成當官不知道檢點!我們來找他不對嗎?不禁在這里找,一會兒還要去縣里告他呢!你們誰要是敢參合這件事,都是他的幫兇,到時候把你們一起告!”

    邵曉東這么一咋呼,這些鄉里的人都不敢上手了,剛才還想跟著溜須拍馬呢,現在一想算了,這個李鄉長剛來,而且還挺能裝牛逼的,只是沒想到還是這種人,這不是玩弄婦女么,而且還讓人家給找到鄉里來了,真不夠丟人的了,這樣的干部遲早要出事,人家還說要到縣里一會兒去告他,這要是真告的話,這個干部算是完犢子了……

    鄉里的幾人只是虛張聲勢的拉架,其實也都離著遠遠的看著。

    李鄉長在中間,那個孕婦打頭陣,都是過來人都知道孕婦的厲害,這玩意兒誰敢碰?一碰就是沾邊賴啊。

    那孕婦在正前方,而后又幾個女人在他身后撕扯,他大脖子,后腦勺,腦瓜門子都被撓了好幾條血道子了,這下真成了大花臉了,而且胳膊去擋著,胳膊也被撓了,而且有的女人把手從他的后背伸進去,直接撓他衣服里的脊梁骨,李天成受不了了,屁股還被掐了幾把。

    揮手推倒下兩人,這下邵曉東這下小混混抽到空檔上來了。

    直接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操你媽的你還敢還手!你等著,我們已經報警了,一會兒警察就到,而且已經給縣里打電話了!讓你這種玩弄婦女的狗官徹底完蛋……”

    李鄉長前面已經被幾個女人抓住了,這些小混混就沖他背后下手,倒是在部隊練過,抗擊打能力不錯,雖然被扯倒下了,不過沒啥大事,也沒求饒。

    邵曉東見差不多了,見好就收得了,真要是糾纏下去露餡了,可就麻煩了。

    隨即揮手了手,這些人罵罵咧咧的撤了,還揚言要去縣里告他啥的。

    這些人鉆進了車里,陳楚也鉆進車里,心想看熱鬧差不多了。這次算是出了點氣了。

    李天成站了起來,而他身后的小姨子臉上不知道挨了多少的嘴巴,剛才她拼命護住臉,沒被撓毀容,不過兩腮邊這大嘴巴子被抽的可以。

    而且她的衣服跟褲子都被撕破了,頭發披散開來。

    沖著車要追,嘴里罵著:“操你媽的別走!”

    李天成跟媳婦拉住他小姨子。

    邵曉東把車掉了個頭,往外開的時候還指著身后的李天成罵道:“糙你麻痹的,給老子等著!一會兒警察就來抓你了!讓你花花……”

    ……

    邵曉東仗著人多,而且大部分是女的,這次占了便宜,直接跑了。

    陳楚也往回開車。

    而李天成卻吐了口血水,心里這個氣。

    身邊的副鄉長啥的這回過來獻殷勤遞上來手絹,手紙啥的說:“李鄉長,沒事吧……”

    其實說這些話都是多余的,人家臉都成那樣了,能沒事么。

    李天成小姨子回頭沖這些人喊道:“你們都是飯桶!剛才咋不幫著我姐夫?你們都是什么東西……”

    兩個副鄉長,還有鄉里的人不禁皺眉。

    心想我們好歹也是這鄉里的老人了,而且還是副鄉長啥的,再說了,就是挨罵,那也是挨鄉長的罵,哪能挨你這個小丫頭的罵呢!

    不禁一個個心里有氣。

    不過這些人都是老油條了,臉上亦是不會表現出來的。

    只是一個個臉上露著笑意,但這笑卻亦是笑里藏刀了。

    心想活他媽比該啊!讓你們得瑟,當個鄉長就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誰他媽的慣你們的臭毛病啊!

    再說了,你們初來乍到的,還想翻天不成?一個破鄉長,架子竟然比鎮長還大,不是自找的么!活雞巴該!最好這件事是真的,人家去縣里告你,把你這官給擼了。

    這時,李鄉長的老婆也拿著手絹給他擦臉。

    剛才她一直在旁邊站著,只負責拉架,沒有去打架,那些小姐啥的還以為她端端莊莊的是鄉里的人呢,也就沒動她。

    “天成……你,你不會真的去……去干那種事了吧!人家肚子那么大了,也不容易,如果真是你的,你好歹打個電話關心一下,我看你肚子應該有六七個月了,不能氣到的,要不咱多給她一些錢,讓她做引產好了……”

    李天成這個氣。

    指著老婆,氣呼呼的說:“我……我李天成根本就不是那種人,你咋能聽他們說的?他們不是要去告我嗎?行啊!我就在鄉政府等著,等他們去告……”

    不過,李天成直到等到了日頭有些擦黑了,也沒接到縣里,或者市里的通知啥的,不由得有些明白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