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68 小秘上任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更新時間:2013-09-15

    于非白一瞬而過的惆悵與脆弱成功軟化了華裳的心,冒出的逆爪默默的收了回去,很沒有堅持的接受了他的安排。

    哎!

    華裳無數次對著電腦液晶屏嘆息,無聊的蟲子一股腦爬上她的后背,此刻她悔得連腸子都青,一時心軟,換來半生苦痛啊!

    屁股在椅子上動來動去,像是下面有錐子戳似的,一會兒移到這邊,一會兒移到那邊,無聊,忒無聊了!

    想找人說說話,可是偌大的辦公室只有她和于非白,一抬頭,見于非白神色專注的埋首文件堆里,露出的半個側臉透漏著絲絲涼意,完美的弧線一瞬間吸引了她的視線。

    華裳情不自禁撐起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她看,手里無聊的轉著一只碳素筆,無聊的在紙上瞎畫。

    空氣中安靜的只聽到筆頭與紙面輕輕摩擦的聲音,過了很久,華裳才放下去,滿意的看向白紙上人影。

    華裳是設計內衣內褲的,平日里畫的最多的就是男人的三點,此時正好無聊,她猥瑣的將于非白同志扒光畫了下來,配上她特質的性感內衣和胸罩,脖子上還心血來潮畫了一條狗鏈,鏈子前面牽著的是自己的q版小人,此時q版小人正揮舞著皮鞭仰天長嘯!

    想到于非白被凌虐的畫面,華裳心頭一陣寒霜,忍不住笑了出來。

    興致來了,華裳索性換了一張紙,開始畫一些q版插圖,像是情景畫那樣,一幕幕連串上來,順便配上文字。

    畫面上各種q版于小受被顧女王搓扁揉圓,或揮鞭,或滴蠟,或捆綁……華裳越畫越興奮,腦海中自從生成一幕幕情形,像是在放動漫似的。

    接下來要畫的是于小受被爆|菊的畫面,華裳興奮得渾身的細胞都要沸騰了,就差鼻血噴了臉。

    畫到高興處的她儼然沒有發現剛剛在沉浸在工作中的某人突然抬起頭,并且放下工作走了過來。

    直到……

    畫紙被突然抽走,華裳猛的抬頭就見于非白高大的身軀站在她面前,面上閃過一絲慌張。

    于非白認真的觀賞著自家媳婦了畫作,臉上笑意越來越深,眉眼即將瞇成一條線。

    華裳心虛,又久久不見他有所反應,心里頭就跟打鼓似的,于非白的笑容在她看來比惡魔的咆哮還要恐怖,冷汗從背后滑落,她在想著要不要直接逃跑算了?

    可惜逃走的路被于非白高大的身軀擋住了,只要她一有動作,立馬給他抓起來,大刑伺候!

    華裳的心在滴血啊,可恨的是這人故意在凌遲她!

    過了好半響才聽到他說:“畫的不錯!”

    華裳一愣,長久的恐慌之后發現落下來的不是鍘刀,而是蜜糖,原諒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于非白將畫紙推到她面前,完全無視她呆愣住的神色,修長如削蔥的食指指著畫上的某處說道:“不過這里有點問題!”

    清亮的聲音似一滴水注入滴在華裳的腦門,華裳一震,愣愣的低下頭,順著他手指的地方看去,臉刷的紅了,牙齒也哆嗦了。

    “這這……這里有什么問題?”華裳眼睛瞪大,死死的盯住某人畫上的老二!

    “這跟實物的比率不對!如果按照一百比一的比率,這里至少這么大!”于非白抓起碳素筆,刷刷畫了好幾下。

    華裳看著比自己畫的圖大上兩倍的小小白,額頭掉下三根黑線,有些無語的看向于某人,沒想到他居然在這里較真,而且神色還是那么慎重,那么認真,仿佛在談論的不是老二的尺寸,而是一件價值一億的合作案!

    “拜托,如果按照你畫的這么大,鳥兒都快有半個人大了,你不覺得不協調嗎?這種小圖就該畫這種小小鳥!瞧瞧,多萌啊!”華裳從專業的角度出發,非常慎重的給予反駁意見。

    “不行,既然漫畫的原型是我,我有權提出反對意見,修改,必須修改!”于非白異常的執著。

    華裳自然不會妥協:“反對無效,我是根據正常尺寸來畫的!”

    “正常尺寸?你確定我的尺寸縮小了就這么點大?”于大少不高興了。

    華裳冷嗤一聲:“拜托,我這可是加大款,不怕打擊你,要真按照你尺寸來畫,那活兒頂多芝麻大小,再大點的也不過指甲蓋大小!”

    于非白一臉,臉色刷的沉了下來,語氣漸漸染上陰森的氣息:“你說我家老二只有芝麻大小?”

    華裳的意識還停留在小插畫上,絲毫沒有注意某人已經變臉色了。

    “沒錯!所以你知足吧!”

    “很好,非常好!”于非白的聲音冷得像冬月的寒霜。

    華裳感覺到后頸一涼,忍不住摸了摸,心里狐疑,空調溫度怎么突然下降這么多,一抬頭,正好對上于非白冷颼颼的眸子,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好,意識到自己說了什么,恨不得扇自個兒倆巴掌,讓它對話。

    勾起唇,憨憨的賠笑:“那啥,誤會,絕對是誤會!”

    “……”回應她的是于非白堪比西伯利亞寒流般的冷眼。

    華裳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繼續硬著頭皮上:“瞧我就是嘴笨,咱們家小小白那可是孫悟空的金箍棒,頂天戳地,萬能無敵,威風凜……”華裳攪盡腦汁開始搜刮贊美的詞兒,希望能緩和這位大神的怒氣,說到最后,她直接沒氣了,無力的趴在辦公桌上,跟死狗子似的連翻眼皮的勁兒都沒有。

    “不說了,你愛咋辦咋辦!是殺是剮隨便你!”反正她也沒力氣掙扎了。

    “……”回應她的依舊是一陣長長的沉默,過了一會兒,于非白倒了一杯水過來,“說完了?來喝點水潤潤喉吧!”

    華裳說的口干舌燥,咕嚕嚕將一杯水喝了大半!

    水果然是生命的源泉,一會兒功夫就恢復了體力。

    見華裳不想喝了,于非白接過杯子,放到一邊,這才慢條斯理額說道:“我剛剛只是想跟你說該吃午飯了,可誰想到你噼里啪啦說了一大通,我從來不知道你對我家老二的評價這么不高!”于非白說到最后,語氣變得曖昧,眼睛里也帶著輕笑。

    華裳一愣,隨后臉蛋漲紅,自己貌似被當成猴耍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