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65 被禽獸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更新時間:2013-09-09

    惹惱于大少的直接后果就是被扒了褲子!

    下面光溜溜的,還漏風,華裳無比哀怨的癟了小嘴,早知道就不穿裙子了!

    “于非白,住手住手!”華裳竭力掙扎,手捂著屁股就是不讓他得逞。

    “撒手,不然待會兒有的你受的!”于非白麻利的解了自己的褲帶,掏出猙獰的,狂躁的小小白!

    華裳拼命的甩著腦袋:“不要!抵|制暴力,人人有責!”

    于非白唇角噙著一抹冷笑,鼻翼哼了哼:“我現在就爆了你!”

    話音一落,華裳就感覺到整個人被提了起來,大手強勢的伸入她的腿間,逼得她不得不跨|坐他的大腿上,姿勢曖昧,隱忍遐想。他的動作麻溜,嫻熟,華裳想逃的念頭剛起,就被他死死的扣住腰。

    于非白的唇貼到她的耳邊,簡短粗|硬的寸發似有若無的刺著她纖細的脖子,他姣好的唇形勾勒出一道撩人的弧度,聲音喑啞,夾雜著戲謔情|欲的色澤。

    “看見沒有,小小白的腦袋正抵著洞口,叫囂著要進去洗澡,乖乖的自己坐下,否則……”于非白冷笑一聲,作勢要撒手。

    華裳面色一白,急忙摟著他的脖子,藤蔓似的纏著他,屁股賣力的撅著,咬牙切齒的瞪著某個得意洋洋的禽獸:“下流!”

    “你就不下流了,下面都流成小河了!”于非白哼唧冷笑。

    “呸,大流氓!”華裳吐槽他,“披著西裝的禽獸!”

    “哼,小流氓!”于非白反駁,“穿著裙子的蕩娃!”

    “于非白,你快撒手,我是堅決不會從的!”顧姑娘面對惡勢力,那是一身正氣,抵死不從!

    “少做無用功,再反抗,小爺我真用強了,我數三聲,乖乖自己坐下去!一……”

    “二三,我幫你數!”華裳姑娘橫了起來,昂著腦袋,“你敢強了本姑娘,小心我絞了你的命|根子!”

    于非白瞇著眼,目光冷颼颼的:“反了你,欠收拾的小蕩娃,看我不……唔……”

    “不怎么樣?”華裳冷颼颼的看著他漲紅的臉,剛剛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她的小手偷偷來到下面,準確無誤的抓住了不安分的小小白,只要他稍不安分,就等著做太監吧!

    喉結上下一滑動,發出咕嚕一聲,于非白的聲音異常喑啞:“繼續!”

    華裳眉頭蹙成一道秀麗的山峰:“什么?”

    “用力!”于非白的聲音像是飄浮在空氣中的云彩,臉上神色怪異。

    用力?哪里用力?華裳低頭一看,看到自己抓鳥的手,是這里嗎?

    “舒服!”于非白發出一道愉悅的聲音。

    華裳大囧,她還準備威脅人家呢,結果反而讓他爽到了!小手不禁一抖,剛準備松口,頭頂就傳來威脅的聲音。

    “不準松手!”

    “憑毛!”華裳咬著牙。

    于非白瞇著眼睛:“用手還是用嘴自個兒選!”

    華裳的臉色像是吃了黃連似的,咬牙切齒的蹦出三個字兒:“算、你、狠!”

    用手就用手,最好捏爆了他!

    百般不情愿的用手給他解決,華裳的臉色別提多臭,不過沒一會兒,華裳發現隨著自己輕重快慢,于非白這種會發出不同的聲音和神情,或痛苦,或愉悅,或生死不能!

    華裳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心里燃起一種玩弄他的快感,手上的動作也麻利多了!

    于非白覺得這女人就是他的克星,自己的悲歡喜怒全都被她掌控著,看著她明艷的笑容,于非白渾身一個哆嗦,水龍頭一開,精華噴出,沾了華裳一身!

    華裳傻愣在原地,看著裙子上白花花一片,臉刷的紅了,隨后暴怒了。

    “于非白,你陪我裙子!”

    于非白瞇著眼,正享受高|潮帶來的愉悅,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移開視線,不搭理她。

    被無視了!這讓華裳的自尊心分外受損!

    拽什么拽!看我怎么讓你失控!

    眸光一閃,華裳俯下身子,貼著于非白的胸膛,唇來到他的耳邊,小舌頭伸出,輕輕一舔。

    “非白……”那聲音軟綿綿,甜膩膩,麻酥酥,像棉花糖,像奶酪,更像是動情時分她身不由己的顫抖。

    于非白心頭咯噔一下,剛剛疲軟的小小白打了雞|血似的又抬起頭了!

    忿忿的盯著她壞笑的小臉,于非白一咬下,雙手捧著她屁股蛋,死死按下去,自己也配合的朝上一頂!

    “啊!”

    華裳不受控制的尖叫一聲,他就這么突然沖了進來,她哪里受不得住啊!

    “出去!”華裳齜牙咧嘴的叫囂著。

    “不要!”繼續頂,頂穿她!

    “疼……”

    “忍著!”

    “……你禽獸!”

    “你活該被禽獸上!”

    “于非白,我討厭死你了!”

    “很不幸,討厭死不了人,但是我能做死你!”

    華裳張牙舞爪的開始掙扎,就是不讓他得逞,對她來說,反抗是必須的,被上是一定的,于非白是禽獸不如的!

    可惜她越動,于非白的動作越狠。

    “繼續掙扎,越辣的妞,我越興奮!”

    華裳苦著臉,滿臉哀怨:“于非白,你不厚道,你虐待我!”

    “虐待,有本事你爽的時候別叫!”于大少的流氓指數直線升級。

    華裳吃了癟,頭埋在他懷中裝死!

    于非白本就是縱欲的人,昨天晚上今天早上沒吃到肉,這會兒她都主動撩撥了,他又怎么會放過她呢!

    酣暢淋漓的逞了一回歡樂,他渾身舒暢的釋放之后,身上的華裳已經軟成一灘爛泥!

    “看你還敢不敢撩火!”于非白笑罵道。

    華裳眼皮抬了抬,嘴巴扯了扯終究什么都沒說。

    于非白將兩人簡單收拾了一下,發現衣服都不能穿了,打開隔離板,對著司機吩咐道:“先別去公司,去最近的商場!”

    去商場干什么?自然是買衣服了!

    華裳雙腿疲軟的在于非白的攙扶下下了車,走進了商場,這個時間點商場才剛開,沒多少人,兩人進了一間女裝店,于非白走到一邊,挑了幾件出來遞給華裳。

    “進去試!”

    華裳看著手上的幾套正裝,皺了皺眉頭,這也太ol了吧!

    “這衣服太正了,我喜歡休閑點的!”

    “去公司上班你穿運動衫?”于非白冷冷反駁!

    “誰去公司上班啊!”華裳一臉茫然。

    “你!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私人秘書!”把她放在眼皮底下,看她還怎么鬧騰。

    于非白打的如意算盤,可惜華裳并不感興趣,仰頭打了一串哈哈欠,沖著他揮揮手:“乖,邊兒玩去,姐姐回家睡覺了!”

    可是腳步剛邁出,就被人拎小雞似的拎了回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