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64 咬字分開,你懂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更新時間:2013-09-08

    天空晴朗,陽光普照,黑色的卡宴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

    車內,后座上坐著一男一女,兩人之間隔著老長的距離。

    華裳頂著一雙熊貓眼幽怨的瞅著身邊那個悠哉閉眼假寐的于非白!

    金色的陽光穿過車窗,照亮他潔凈的臉蛋,那宛若天神般的容顏充滿了無限的誘惑力,當真是……秀色可餐啊!

    華裳張著嘴巴,忍不住咕嚕一聲,咽了咽口水,察覺到心里的防線正在不攻自破的時候,華裳連忙甩甩腦袋,將小腦袋瓜子里不該有的臆想全都甩出去,心里不停的默念到,這是敵人,這是敵人!

    一時間,怨念爬滿了整個空間!

    其實也不能怪華裳,昨天抱著一肚子疑問,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著,雖說于非白沒有向以往那么鬧,昨晚也是乖乖的蓋棉被純睡覺,可是這些日子一來華裳過慣了豬的生活,每天十一點之前那是絕對不會離開自己軟綿綿的被窩的!

    哪里知道今天一大早,七點多鐘,就被于非白那個不懂得憐香惜玉的混蛋從被窩里面鬧醒!迷迷糊糊的以為又是他獸性大發,準備開始每天的“晨練”,如以往一般躺平,張開|腿,擺出一副任君采擷的架勢。

    誰想預料之中的床上運動沒有來,倒是她整個人被扛進了浴室,冷水嘩啦啦的撒了下來!

    華裳一個哆嗦,醒了!就見于非白那廝穿的人模狗樣看好戲的站在一邊!

    她憤怒:“于非白,你發什么瘋?”好在冷只是一時的,后面都是熱水,不過落湯雞的命運是逃不了的!

    于非白抱胸站在一邊,笑的格外邪魅:“一大早就色欲攻心,不給你好好降降火,待會兒嚇著人了怎么辦?”

    華裳掀桌!

    “說我色欲攻心,于非白,那你平時算什么,野獸發|騷?”不回擊的就是傻子,說著故作嫵媚的沖著他一眨眼,嫣紅的唇開合,“非……”

    那個白字還沒說出來,一條毛巾當頭落下,華裳陷入一片白茫茫世界,就聽到于非白他說:“快點洗,洗完下來吃早餐,車子在外面等了!”

    說完,獨自出了浴室,留下一肚子火氣的華裳。

    在她洗刷完畢,吃完早餐之后,兩人出了門,于非白一直沒告訴她到底要干什么,而且他一上車就扭頭裝睡,完全不是華裳的存在。

    想她顧華裳自從跟了于非白,何曾受過這等冷淡對待,這小心臟那叫一個拔涼,心里的小委屈最后全部化成了憤怒了火焰。

    “停車!”華裳扭頭對司機命令道。

    司機透過鏡子看向她,面上有些為難。

    “不準停,繼續開!”司機正猶豫著,一直閉著眼的于非白開了腔!

    華裳氣的火冒三丈,死死的瞪著面無表情的于非白:“姓于的,你終于不再裝死了?老實說,你到底想要干啥?”

    于非白緩緩瞇開一條縫,目光冷颼颼的看向她:“姓于的?看來我真是太寵著你了,以至于你越發的無法無天!”

    華裳脖子一昂,倨傲的挑釁:“我就無法無天,你能拿我怎么著?”

    于非白鼻翼輕哼:“你以為我真不敢整治你嗎?顧華裳,對你越好,你倒是越會蹬鼻子上臉,以后你最好安分點,否則看我怎么收拾你!”

    華裳才不怕呢!

    “反正蹬的又不是我的鼻子,我的臉!”華裳小聲咕噥。

    于非白眼睛危險一瞇:“你說什么?”

    “沒說啥,就是在想就您這鼻子,我要是一蹬,一準塌方!”

    于非白麻利的拉下她的身子,將她的腦袋按在自己雙腿之間,對準她肥肥的屁股就是一頓好打!

    “膽子肥了是不是?看我不收拾你!”

    對于華裳來說,屁股被打不是最丟面子的事情,最羞人的是不知道是他無心的,還是故意的,剛剛那么一拉,此刻她整張臉就在他的腿間,最重要的是她唇下就是昔日驍勇善戰縱橫沙發的“小小白”,如今它正耷拉著腦袋,軟綿綿的窩在于非白的兜兒里面睡覺。

    華裳心下一驚,耳根有些發紅,不過一想到于非白這廝的惡行,華裳怒從心頭起,眼里閃過一絲狡黠,看她不整整這個裝模作樣的臭男人!

    張開嘴巴,隔著布料,對準睡著的小小白,嗷嗚就是一大口!

    于非白倒抽一口氣,猛的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低下頭看著這個膽大包天的小女人!

    “住手!”于非白聲音變得暗沉。

    華裳嘴角勾起一抹壞笑,伸了伸自己的雙手,無辜的表示:“我沒有動手啊!”

    她只是動口而已!

    張開嘴巴又是一口!

    于非白眼里跳躍著兩團火焰,憤憤的盯著愛裝無辜的小家伙,自家兄弟被咬,壓抑的欲望正一點點抬頭,于非白的太陽穴突突的跳動著。

    華裳看著小白白正一點點壯碩起來,眼里壞笑不減,尖叫道:“啊,親愛的,你下面腫了!司機,快掉頭,去醫院去醫院!”

    “不準掉頭,打開隔離板!”于非白冷冷的命令道,“再玩火,小心我收拾你!”

    “玩火?怎么玩火?這樣玩嗎?”華裳張開口再次咬下去,立即引起小小白激動的回應。

    于非白面色陰沉著:“你再敢咬,信不信我讓你咬字分開!”

    咬字分開不就是口……交嘛!

    以為這樣她就會害怕嗎?如今的華裳臉皮那可是比城墻還厚實的!

    嫵媚的仰起頭,誘惑的舔了舔唇,吐氣如蘭:“那么你想要用上面的小嘴呢,還是下面的小嘴呢!”

    于非白目光一暗,瞳孔一縮。

    “……或者是上下兩個口都要?”

    妖精!這不就是勾魂的妖精嘛!

    于非白要是連這樣都沒反應,除非他是太監!

    “靠,欠收拾的小妖精,待會兒求饒也沒用!”說著一把掏出長大的小小白,對準她的唇,“來吧,先用上面的嘴,待會兒再用下面的嘴兒!”

    華裳大囧,她只喜歡玩火,不喜歡滅火,果斷移開腦袋,一本正經的直起身子:“于總裁,請不要激動,注意形象!!”

    “我呸,我已經雞動了,而且準備動到底,管他媽的形象!”

    于非白徹底暴躁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