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63 心慌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更新時間:2013-09-05

    吃完飯,華裳像個小貴婦一樣窩在沙發上看電視,一旁的于非白又是端茶送水喂水果,又是捏肩捶退揉細腰,簡直就跟二十四孝老公一樣。

    華裳瞇著眼舒服的享受著他的服務,看似在看電視,其實電視里播放什么她一點都不知道,腦海中亂嗡嗡的,亂七八糟的東西一擁而上,于非白今天的特殊舉動她都看在眼里,她以為吃完飯之后他會說些什么,可是他什么都沒說,只是一個勁兒的獻殷勤,這讓華裳享受之余,心情也沒來由的沉重。

    就像是她跟蘇航說的,對于于非白這個男人,她不是不愛,只是不確定自己愛的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他,或者她愛的只是他刻意營造出的于非白,所以她覺得跟于非白的愛情就像是踩在云端之上,軟綿綿的,缺少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指不定下一秒一腳踩空掉了下去,摔得個粉身碎骨。于非白這個男人的心思太多,在事業上是如此,在生活中亦是如此,華裳時不時有種錯覺,自己不是他最親密的愛人,而是他的員工,他可以給她很多東西,獨獨缺少她最需要的真實!

    就算這才那個嫩模懷孕的事情,她知道那還是不是他的,她去醫院看過那個叫可兒,可惜人已經出院了,就連家都搬了,徹底消失在公眾的視線里面,不得不說于非白將這件事處理的很好,但是華裳卻有一點失落,不是因為他,而是因為自己,她突然發現自己根本什么幫不了他。

    “在想什么呢?眉頭皺成川字了,小心長褶子!”

    一根手指點在華裳的眉心,于非白溫潤的聲音飄進了華裳的耳中,華裳微微一愣,隨后沖著他揚起一抹微笑:“想你了唄!我要到了長褶子的那一天,估計你的皺紋都可以夾死蒼蠅了,大、叔!”

    “好啊!敢叫我大叔,看我怎么收拾你!”于非白瞇著眼動手懲罰這個愛作亂的小女人。

    “哈哈哈,別撓我那里,好癢啊!”華裳的身體不停的扭動著躲避他的襲擊,沙發就那么窄,一不小心就摔了下去,好在于非白眼疾手快將她接住,避免了她跟大地親密接觸!

    “多大的人了還這么沒分寸,摔著了怎么辦?”于非白臉有余驚,故意板著臉訓斥道。

    華裳拍了拍胸脯,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向前蠕|動一下身子,枕在他的大腿上,伸手捏了捏他的臉蛋:“這不是還有你在嗎?你是不會讓我摔著的不是嗎?”

    于非白眉頭依舊皺著:“要是我剛好不在呢?”

    華裳睜大純真的眼睛反問道:“你會不在嗎?”

    于非白被她問愣住了,下一秒目光一片溫柔,俯下身子在她的唇上印上一記蜻蜓點水般的吻,輕輕說道:“不會,永遠不會,這輩子你在哪兒,我就在哪兒!”

    “可是如果是我不要你了怎么辦?”華裳捧著他的臉,認真的問道。

    于非白的眸光中閃過一絲暗沉,沉默了很久方緩緩說道:“那么就會是我生命終結的那一天!”

    華裳心頭一陣抽動,眼里閃過陣陣慌張,她沒有想過他會這么說,玩笑的心思不再。

    “呵呵呵,這個電視真搞笑啊!”華裳尷尬的轉移話題,扭頭指著電視,電視里面正在上演苦情劇,女主角哭的那叫一個哭天搶地啊,華裳面上一僵,有些尷尬的回過頭。

    于非白察覺到尷尬,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確實搞笑!”

    華裳大囧,恨不得挖個地洞埋了自己。

    于非白看著她鴕鳥般的小模樣,眼里浮現一絲笑意,不過只是一瞬就被一片陰暗掩埋。

    接下來是一陣冗長的沉默,兩人誰也沒有說話,唯有電視里的女主角正撕心裂肺的哭喊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電視劇已經唱起了片尾曲。

    于非白終于有了動靜:“裳兒,裳兒,回屋里睡吧!”

    其實華裳一直都沒有睡,只是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而已。

    “電視放完了啊,是該睡覺了!”華裳從沙發上坐起,故作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剛準備去穿鞋,整個人就懸了空,攔腰被于非白抱了起來。

    “你干嘛啊!”華裳短暫的愣住了。

    “抱我老婆回房睡覺!”于非白笑瞇瞇的瞄了她一眼。

    華裳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他那一眼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只是讓華裳訝異的是平日里活像餓死鬼投胎,恨不得在飯桌上就想按倒她的于非白今天居然一直忍到現在,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過一會兒,燈滅了,兩人都上了床上,被子也蓋上身了,可是預料中的歡愛并沒有落下,華裳側過頭,看著身邊已經閉上眼睛的于非白久久不能回神。

    他這是……轉性了?

    帶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想法華裳陷入了夢想,誰也不知道就在她睡著的時候,身邊那個早就應該夢周公的男人突然睜開了眼,目光凝視著她安詳的睡顏,黑暗中他的眼眸中承載了太多的情緒,多到就要溢出來一般。

    “我到底該拿你怎么辦?”于非白對著空氣微不可聞的嘆息一聲,

    只要牽扯到這個女人的時候,于非白就會變得無能為力,除了妥協,除了縱容,他真的不知道該干些什么,這次的事件他多少知道因為什么而起,只是他沒想到的是華裳的反應這么大,不停的相親,像是隨時準備離開他一樣!

    他以為她是玩心大起,可是隱約著就覺得不是這樣,這個女人的心思太復雜了,比股票分析還要困難,讓于非白覺得頭疼之余又找不到解決的方法。其實他沒有旁人眼里看到的那么冷靜,之所以不出擊是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出擊,他們都清晰的知道橫亙在彼此之間的不是靠著床上滾一圈就能解決掉的!

    顧華裳這個女人真的捏住了他的七寸,接下來該如何做,他也不知道,只能說走一步是一步,反正這輩子他都決定跟這個女人糾纏下去,就這么耗著吧,耗著耗著一輩子就過去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