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62 煮夫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更新時間:2013-09-03

    五點,華裳像所有上班族一樣,結束了和蘇航的例行約會回到家里,準備開始每天的人妻生活。

    開了門,在玄關處換上拖鞋,意外的發現門口多了一雙黑色皮鞋,華裳微微一愣,帶著一絲疑惑進了屋,站在客廳門口,眼眸轉動,視線在屋子里轉悠了一圈,最后在廚房找到了那雙皮鞋的主人。

    華裳走上前,看見平時還在公司加班的男人突然出現在廚房,不但如此,他的身上還穿著自己那件超市贈品鼻涕熊圍裙,正背對著她站在流理臺邊切菜,都說君子遠庖廚,他卻出奇的認真,時不時伸手去抹額頭上的汗水。

    “啊!”于非白又一次去擦額頭上的汗水,卻忘了剛剛是在切洋蔥,一不小心碰到眼睛,辣的他眼淚直流,想要動手卻揉,又發現越揉疼的越厲害,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華裳站在廚房門外看著他窘迫的模樣,突然有些想笑,可是一看到閉著眼睛伸手去摸水龍頭,卻怎么都摸不到的樣子又有些心疼。順手抽了兩張面紙走了進來。

    “別動,讓我來!”華裳將他拉到一邊,準確無誤的打開的水龍頭,嘩啦啦的水從圓孔中流淌出來,她把面紙沾了點水,對著他說道,“蹲低點,我夠不著!”

    于非白見華裳回來了,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笑容,彎下身子,俏皮的說道:“遵命,我的小矮人!”

    小矮人?這個稱呼讓華裳眉頭皺了皺:“還有精神說笑,看來下次該用辣椒,洋蔥的級別太低了!”說著手上的動作也重了些,立即引來于非白一陣抗議。

    “我的小祖宗,你是想戳瞎我的眼睛嗎?”于非白抓著她的“賊手”,嘆息一聲。

    華裳抽回自己的手,冷笑一聲:“我不止想戳瞎你的眼睛,更想把你的嘴巴縫起來!免得它盡說些氣人的話!”

    于非白輕輕笑著,經過她的一番擦拭,他已經能睜開眼睛了,只是眼圈有些紅,跟兔子似的,看著她表里不一的小模樣,嘴上那么毒,手上動作卻那么輕柔,于非白情難自禁忍不住在她開開合合的小嘴上偷了一個香,嘴角勾起一抹壞笑,于非白湊到她的耳邊,壓低了聲音說道:“你想把我的嘴巴縫起來,我可是愛極了你的小嘴,”頓了頓,眼睛里閃過一絲淫邪,“尤其是下面的小嘴兒!”

    華裳一聽,臉蛋上立馬竄起兩團緋紅的云彩,瞪大一雙晶瑩水潤的眸子,氣急敗壞的將沾了水,皺成一團的面紙朝他臉上砸去,罵道:“流氓!辣死你活該!”說著轉身欲走,卻被于非白拉住,抵在冰箱之上。

    “別走!”于非白將臉埋在她的天鵝般纖細的脖頸之中,鼻尖像是小狗似的輕輕嗅著,聲音沙啞又迷人,“怎么辦呢,我好想要你!”

    華裳臉蛋爆紅,剛想罵他精|蟲上腦,下一秒卻聽他說:“可惜了,這身上有別的男人的味道,我不喜歡!”說著輕輕松開了她。

    華裳面色一冷,身體短暫的僵硬之后開始等待著他暴風雨般的懲罰,可是預料之中的懲罰并沒有落下,只見于非白輕輕勾起她的下巴,指腹輕輕摩挲著她的唇,低聲呢喃道:“怎么辦呢,就算如此我還是想要你!”唇來到她敏感的耳垂,輕聲誘哄,“乖,去把別的男人的味道洗干凈,不然我會生氣的哦!”

    華裳看著眼前的于非白,心里是從未有過的慌張,眼前的男人明明在笑,她卻感覺到一股陰冷的空氣從腳底升騰起來。他的聲音明明溫柔的像是要滴水一樣,可她卻感覺到一陣恐懼。

    “還愣著干什么?快去洗澡,今天我準備你最喜歡的蛋花鯽魚湯,你洗完澡就能吃了!”于非白恍若沒事人一般,催促著將她推出廚房。

    華裳的視線在他的臉上停留了幾秒,像是想要找出他一絲憤怒和嫉妒,可是他回應她的卻只是他宛若花開般的微笑。華裳失望的收回視線,她到底在渴望什么,以為這個男人會發飆嫉妒嗎?

    他的心外包裹著層層包裝紙,就算她再怎么去撕扯,也看不到他最真實的模樣!

    遺憾的別開視線,華裳愣愣的出了廚房。

    她走后,于非白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精致的晚餐上,握起菜刀,對著洋蔥,剁剁剁!下手之兇殘,恰似電影里的變態殺人惡魔,顯然他是把洋蔥當成了那些敢覬覦他媳婦的臭男人!

    華裳洗完澡出來的時候于非白已經把所有飯菜都端上桌,見她出來,笑容滿面的朝她招手:“快過來坐吧!”說著,紳士的拉開椅子讓華裳坐了進去,自己則繞到對面坐下。

    “知道你比較喜歡吃中餐,我就試著做了幾樣,你也知道我不太擅長做中國菜!”于非白微微笑著,熱情的招呼著心愛的小女人。

    華裳難得見于非白露出這樣窘迫的模樣,一向十項全能的他終于也有不擅長的事情,這讓華裳覺得格外開心,剛想安慰一下,低頭一看,看著桌上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菜色,華裳的臉刷的沉了下來。

    伸手夾了一塊木須肉,這是她的拿手菜之一,輕輕咀嚼了一番,肉汁鮮嫩,軟硬適中,華裳默默的淚了,第一次做就能做到這種水平,這還讓不讓人活啊!

    “不好吃嗎?”于非白臉上閃過一陣失落,“再嘗嘗這個吧!”

    華裳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之中,也沒看他夾給自己的是什么,閉著眼睛就朝嘴里塞!

    然后……

    “呸!咳咳咳!好辣好辣!”華裳伸出舌頭,不停的扇風,看著被吐出來的雞肉,這才發現剛剛吃的居然是辣子雞丁,而且她好巧不巧把雞肉吐了出來,把辣椒吞下了肚,此時喉嚨口火辣辣的燃燒著。

    于非白見此慌了神,連忙給她盛了一碗鯽魚湯,華裳咕嚕嚕的灌下肚,好半響才緩了回來。

    “怎么樣?還難受嗎?要不要再來一碗?”于非白輕輕拍打著她的背部,緊張的問道。

    華裳搖了搖頭,一肚子都是水,再喝就成水桶了。

    “沒事了,只是不小心嗆到而已!”

    “那就好!”于非白放下心來,將那盆禍害她的辣子雞丁移到自己面前,“吃飯吧,多吃些菜!”

    華裳點點頭,捧著飯碗開始吃飯,于非白的手藝不是蓋的,讓她這個廚娘羞愧的想要自殺,結果一桌菜大半下了她的肚子,飯后她腆著肚子靠在椅子上消食,于非白主動動手收拾碗筷。

    華裳揉著小肚子突然想到什么:“我之前看你切了洋蔥,怎么今天餐桌上沒見到它啊!”

    于非白收拾碗筷的動作一頓,隨后面無表情的直起身子,淡淡的說道:“哦,掉在地上被老鼠叼走了!”他怎么可能告訴她,他一時“失手”將那顆洋蔥剁成洋蔥泥,慘不忍睹的下不了鍋,最后被他倒進垃圾桶里面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