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060 誰最大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更新時間:2013-09-01

    韓旭大玩幼稚戲碼,但凡蘇航給華裳羨殷勤,他立馬插了上去,也就是蘇航脾氣好,要是換做旁人早海扁他一頓了。

    華裳在一旁看著,眉頭皺了皺,嘆息一聲,終于忍無可忍了:“韓旭,你能不能別這么幼稚啊!回去告訴于非白,他要是有意見自己來跟我說,別玩這些小手段,丟人!”華裳一把甩了手上的濕巾,沖蘇航說,“蘇航,我們換個地方吧,這里蒼蠅太多!嗡嗡嗡的,吵死人了!”

    蘇航微笑著點了點頭,朝一旁目瞪口呆的韓旭說道:“韓先生你慢用,這頓記我賬上就可以了!”

    韓旭被華裳那就蒼蠅打擊到,他,擎天六少,從來就只有女人圍著他賺錢,為什么到了顧華裳這里就有被打擊的份兒呢,不愧是老大的女人,夠毒!

    不過他拿顧華裳沒轍,不代表拿其他人也沒轍,目光憤憤的看向笑的跟白癡似的蘇航,冷聲道:“本少爺是那種吃飯還要別人買單的人嗎?本少爺有的是錢,少在這兒顯擺!”說著抽出一疊紅色鈔票摔在桌上。

    華裳捂額,到底是誰在臭顯擺啊!不過她倒是配合蘇航,不愧是做服務行業的,對上韓旭這種澳客,他居然也能笑的出來,而且還笑的那么燦爛。

    “既然韓先生都這么說,小米,給韓先生買單!”一揮手,招來一邊的服務員,“祝韓先生用餐愉快,我們就失陪了!”

    蘇航從他身邊越過,來到華裳身前,優雅的伸出手,鼓勵的沖她笑了笑。

    華裳目光閃了閃,毫不扭捏的伸出手。

    韓旭倒吸一口氣,目光盯著兩人相握的手,心里大叫不好,急忙拍下照片發給自己老大。

    于非白正在開會,接到韓旭的彩信,看著照片上的兩人他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平靜的關了手機,繼續眼前的會議。

    韓旭左等右等等不到自己老大的到來,不禁有些焦急,電話撥過去卻被告知已關機,韓旭一急,該不會老大沒看到彩信吧,趕緊撥通了雷霆的電話,沒辦法,好說話的君子昊被發配非洲,秦風那廝又在家待產,不對,休陪產假,慕容荻那混小子肯定又在他的研究中搞那些奇怪的研究,所以他只能找此刻絕對在公司坐鎮的雷霆!

    “說!”雷霆冰冷的聲音傳來,只是這聲音比以往更加低沉,里面像是夾雜著隱忍的火氣,可惜韓旭神經跟電線桿一樣粗沒有聽出來。

    韓旭哆嗦一聲,嘿嘿陪笑道:“三哥!”

    “一分鐘!”雷霆一如既往的簡潔。

    韓旭本來還想跟他熱熱場,可惜對方直接甩了時限,只給他一分鐘,韓旭沒時間拐彎抹角,呱啦呱啦將事情始末說了一遍,可是他還沒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一陣長長的忙音,嘟嘟的,一聲比一聲綿長!

    韓旭傻愣愣的看著手機,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雷霆掛了電話,一把將手機丟到一邊,注意力重新回到被他扒光壓在辦公桌上的米璐身上,后者見他那么不客氣對待他的二老婆,忍不住挑了挑眉,輕笑道:“真難得啊,你居然把你寶貝手機丟一遍!”

    雷霆冰冷的臉上一雙噴火的眸子火熱灼人,看著身下這個該死的女人,火眸危險的瞇了起來:“說,那個男人是誰?”

    米璐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哪個男人啊!是昨天陪我吃飯的那個,還是前天跟我一起看電影的那個……”

    “閉嘴!”雷霆要爆炸了,“居然不止一個,該死的女人,你到底勾搭了多少野男人!”

    “等等你讓我想想!”米璐掰著手指認真的數著,嘴里念叨著,“張先生一個,李先生一個,林小開算一個……”

    雷霆聽著,臉越來越黑,隱隱有黑煙在他頭頂冒了起來。

    米璐抬頭看著他:“我剛剛算了算了,撇開只吃過一次飯見過一次面的,基本上見過三次面以上的有九個人,看過電影拉過手的有七個,去過我家的有三個,”紅潤的唇開開合合說著氣死人不償命的話,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像是在雷霆心口點火似的,只見她勾唇狡黠一笑,“上了我的床暫時只有你一個!”

    “該死的女人,你在玩火!”

    米璐妖嬈的笑著:“不過很快就不只你一個了!”

    雷霆一聽,火氣蹭蹭冒了上來,平日里的冷靜自持全都離家出走了,眼睛瞪的老大,像是吃人似的,扣著她纖細的下巴逼問“說,你還想讓人爬上你的床!”

    米璐將他的表現收歸眼底,不急不慢的說道:“當然是你口中的野男人嘍!”

    “不準!”雷霆瞇著眼,強硬的命令道。

    米璐噗嗤笑了出來,身體在他懷中打顫:“雷總這話說真是好笑了,你憑什么不準啊!”

    “我以上司的身份命令你!”

    “上司?”米璐嘴角閃過一絲譏諷,“你這上司管的可真寬啊!”

    雷霆勾起唇,邪魅一笑:“都管到床上了,你說夠不夠寬!”說著埋在她身體里的堅硬用力的頂了頂。

    米璐忍不住哀嚎一聲,身體發顫,該死的男人還想用這個控制她,休想!

    “哼,上了床又怎么樣,誰說必須上一輩子啊!”這話當初可是他說的,現在她毫不客氣的回敬給他。

    雷霆被堵個正著,都是自己的造的孽,早知道有今天,當初他打死也不會碰這個如罌|粟般的女人。

    “我說上多久就得上多久,在我還沒膩味之前不準你先閃人!”不管了,無論用什么法子先打消這女人離開他的念頭才行,俯下身子大手在她身上游移,他太了解她的身體,每一處敏感他都摸過千百次!

    沒一會兒,果然見身下的女人開始急促喘息,瞇著眼睛像是貓兒似的,雷霆以為自己又像以往那樣征服了她,遂放下心來,準備繼續這場魚水之歡,誰知他剛放松,就見身下女人猛然睜開眼,一把推開他。

    米璐冷冷的從辦公桌上跳了下來,冷漠的走到一邊穿衣服。

    雷霆被那么一推,正好跌坐在黑色真皮椅子上,見剛剛還在自己的身下喘息不已的女人突然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面色一陣陰郁。

    米璐利落的穿好自己的衣服,回頭見雷霆還保持著先前的模樣,下身還保持著擎天之勢,她的目光冷冷掃了掃:“我告訴你,雷霆,現在這個社會不是上司最大,而是不敢最大!恭喜你,你被我炒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