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二七章 劇終(偽)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第3二七章劇終偽

    “不知皇帝和長公主想讓為師講什么?”霍光沉默了片刻,直接開口詢問二人,他也毫不客氣的在皇帝和長公主面前自稱為師。

    “請老師教我治國之道,老師走后大漢又該何去何從?”劉進跪坐在案幾前,微微低著頭恭敬的問道。

    “國之根本當以民為重,大漢久經戰亂,這幾十年來消耗了太多底蘊,不過大漢人口眾多潛力猶在。陛下當施行休養生息之策,輕徭薄役,激勵農耕,鼓勵生養。只需十余年大漢便能重回鼎盛之世。”霍光沒有多說什么無關緊要的話,直接奔向主題。

    這種休養生息之策,幾乎是戰亂大災之后一個國家必須施行的政策,就此一條來說霍光也沒有什么獨到的見解,因為即便霍光再厲害,也必須照此行事,休養生息才是一切的根本,只有一個國家有了根基才可以談發展,所有人都知道如今的大漢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休養生息,只需重啟文景之策便可。不過國家之大,諸事繁多,內需賢臣,外需干吏,不知老師以為朝中何人可用?”劉進對休養生息這一國策也是贊同,即便霍光不說他也會去做。不過一個皇帝能不能治理好一個國家,不是靠皇帝個人的能力,而是需要能臣干吏輔佐。歷來有大成就的明君圣主,身邊一定圍繞著許多的賢臣,那些豐功偉績絕非一人可成。

    這其實是一個皇帝識人之明的體現,他的祖父劉徹便是古往今來最能識人的帝王,無論是三公將帥,還是郡守邊將,甚至錢谷小吏,陰陽博士,漢武帝都能讓其各盡其才。而霍光也具有同樣的優點,文臣武將,干吏學者甚至專業工匠,這些人都能被霍光發掘并委以重任,最后發揮出超乎想象的作用。

    “朝中尚有幾位可用之人,這些人先帝也已經為陛下安排好了。如果陛下敢用的話,其實還有兩人”霍光知道劉進的意思,自己這個弟子只是想聽聽自己的意見,選取幾位真正的肱骨之臣。

    “哦?是何人?”劉進急切的問道,這是他眼下最關心,也是最急切的事情。

    霍光走后,朝中便是群龍無首的局面,原本還有個桑弘羊,不過他最近的態度有些奇怪,似乎心思并不在朝政上,并且已經好幾次稱病沒有上朝了。眼下劉進最需要的就是一個能夠總領朝政的三公之選。

    “司馬遷老成持重,行事穩重大度,司馬氏又世代為漢臣,此人可坐鎮中樞,若陛下不懼天下質疑之聲,可使司馬遷為丞相。另外蘇武年富力強,忠勇果毅,見識之廣博天下無人能出其右,此人乃出將入相之才,若有外事可使蘇武決斷。其實這二人我在已為陛下培養多年了有此二人內外相輔,朝堂自當無憂。再有張安世、上官桀等人,陛下朝堂實則人才濟濟。”霍光繼續說道,卻是為劉進推薦了司馬遷和蘇武。

    “老師大恩學生慚愧”劉進還未表示,卻是劉細君看著霍光即驚訝又感動的說道。此刻她的眼睛竟微微有些濕潤了,當她聽到霍光說從幾年前開始,就在河西培養司馬遷和蘇武,其實是為了讓這二人在長安輔佐劉進時,作為一個女子,她的心確實已經被深深的觸動了。

    “另外陛下可調回王元祐,只要有此人在,可保陛下萬全!”霍光沒有與劉進和劉細君說什么煽情的話,而是繼續提到了另一個人。

    “老師不會帶走揚武侯?”劉進也是有些不敢相信的問向霍光。這個王元祐連漢武帝都不敢用,因為此人為將實在太過厲害了,關鍵是此人又只忠心于東方朔和霍光,至使這個曠世奇才至今還被擱置在朝鮮。

    “他是大漢臣子,就讓他留在本屬于他的地方吧”霍光對王元祐也很是喜歡,不過他沒有什么收集癖好,不是所有的名臣武將都要收歸麾下。

    “那漁陽上谷的八萬騎兵?”劉進有些喜出望外的樣子,他又向霍光問到了北部邊郡上霍光那八萬精騎。這支軍隊也是如今大漢和長安的心病,讓一個諸侯王的軍隊擺在邊郡,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

    “待我返回河西之時,便會傳令這支軍隊退回居延澤。”霍光心中似乎早有定計,劉進一問他便答道。

    一聽霍光會將軍隊撤走,劉進更是喜出望外。于是連忙說道:“待老師撤走安陽國之軍,朕便下旨讓揚武侯駐防漁陽上谷一線。”

    “這些事情陛下安排便可,匈奴已不足為慮!”霍光自信的說道。

    劉進微微一愣,這才想起。原本大漢的心腹大患匈奴,如今已經名義上向大漢稱臣了。“不知朝廷往后當以和策略對待匈奴?”劉進繼續問道。

    “臣會在有生之年助烏雅一統匈奴,或可保兩族百年安寧。”霍光繼續說道。

    “老師也沒有一勞永逸之法?”劉進有些失望的問道,匈奴是大漢心腹,兩族之戰已經延續了數百年,能一勞永逸徹底消滅匈奴或讓其永遠臣服是每一個統治者的愿望。

    “哪有真正一勞永逸之法即便羌人被困雪域,或許數百年后他們便能再次走下高原了。只有自己強大才能保證不被超越,對于匈奴也不可能屠盡,不過有幾個方面陛下日后需要注意一下。”霍光搖著頭笑著說道,一個人能夠看到幾年十年后已經很了不起了,能夠影響百年便可以稱為偉大了。至于更遙遠的變化誰也無法保證。

    “請老師明示。”劉進恭敬問道。

    “陛下需注意,嚴防胡人內遷,如今邊郡凋敝,不僅是大漢,連匈奴等部也舉步維艱。恐怕不久的將來會有大量外族歸附,陛下切不可完全以外族充實邊郡,此乃引禍之源,不可不防!”霍光神色嚴肅的鄭重說道。

    “學生記下了!”劉進認真的說道,雖然不知道霍光為何如此警惕胡人內遷,但還是將之記在了心里。

    “即便真到了需要內遷胡人的時候,也需嚴格控制比例,漢民至少要兩倍于異族。請陛下務必謹記。”霍光深知后世那段數百年的黑暗時期是如何造成的,對于沒有發生的事他也無法掌控,甚至現在也還難以影響到那么長遠,但是他也希望自己在劉進這個大漢皇帝心中埋下這顆種子,或許會對未來產生一些積極的作用。

    “另外對于大漢周邊各蠻夷藩國,陛下可對其推行大漢文化,只需徐徐圖之步步蠶食,毀去他們原本的文化與信仰,將他們徹底漢化。這個過程會很長很慢,不過只要幾代人堅持下去,大漢將無外族之憂。這其實才是真正的一勞永逸。”霍光繼續說著,將他心中的一些想法說了出來。

    以前的霍光在對于異族態度上,通常就是殺戮與驅趕。不過霍光也知道,這種方法只是一時痛快,可解一時之患,卻無法根本上解決隱患。要想徹底解決只有進行文化滅絕和種族融合,最后整個大漢疆域之下便再無異族,所有人從血脈靈魂之中都變為漢人。

    “隨后臣會將這些想法整理出來,再呈給陛下吧!”霍光想了想,覺得這是一件很復雜的事,一時三言兩語也說不清楚,便覺得還是直接以上書的形式更好。

    “好,今日的話,還有老師隨后的奏疏,學生會命人整理成冊,置于天祿閣中。自朕而起,《安陽王治國方略》將是大漢皇帝必須學習的內容。”劉進連忙表態,還要將霍光的布置和上書內容整理成冊,成為往后大漢皇帝必需學習的內容。

    “陛下有心倒是臣之幸,那么今日便到此結束吧,望皇帝往后好自為之。臣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便告退了!”霍光突然站起身來,向劉進說出了告退的話。

    也不等劉進有何回復,霍光便轉身向著天祿閣外走去。他走的有些決絕,似乎根本沒有一句多余的話要對這兩個弟子說一般。

    “等一下”就在霍光走到天祿閣門口,即將跨出去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了劉細君的聲音。

    “怎么?長公主還有事?”霍光停下腳步站在門口,他也沒有回頭,只是背對著二人淡淡的問了一句。

    “呵呵長公主今日一別或是永別,老師真的那么不愿意最后叫一次我的名字?”劉細君看著霍光的背影,有些自嘲的說道。

    “你們好自為之”霍光最終還是沒有回頭,大步走出了天祿閣。

    劉細君看著霍光遠去的背影,此時她的眼中同時浮現出幾年前,太學故園中那個與眼前一模一樣的背影,只不過那時候的她,還只是一個躲在梅樹后的罪臣之女。

    霍光走出天祿閣,卻并沒有直接出未央宮,而是通過未央宮內的道路直接去了武臺殿,這里曾經是大將軍衙署的臨時所在,而現在隨著霍光成為安陽王,這里也將不再是大將軍衙署了。

    武臺殿中依舊一片忙碌,不過與往日的忙碌不同,這里的官吏也大多是在收拾東西。原本大將軍衙署中的官吏,兩日后都會跟隨霍光前往河西,也就是安陽國。他們作為霍光曾經的部屬,再留在長安做官已經不合適了,而朝廷方面也不能放心的用這些人。

    “恭迎大王。”武臺殿中見到霍光的官吏都躬身施禮,霍光徑直走到了原本他的位置上,那是大殿中央,原本屬于大將軍的席位。

    “收拾好東西,便帶著你們的家眷前往敦煌吧,大院君已經為你們安排好了一切。那些不愿去安陽國的,孤會為你們置辦大量的錢財和土地。”霍光高居主位,如往常一般對著自己的下屬說道。

    “臣等愿誓死追隨大王。”殿中官吏在杜延年和司馬遷的帶領下齊齊躬身說道。他們這些人也都清楚,這輩子被打上了霍光的烙印,便只能一生追隨這位安陽王了。

    “司馬遷”霍光繼續開口,單獨叫到了司馬遷的名字。

    “臣在。”司馬遷原本是大將軍司馬,可是現在大漢已經沒有大將軍了,司馬遷反倒沒了官職,不過他也打定了主意與霍光一起回敦煌,那里他并不陌生,甚至在那里他還能見識到真正的世界之大。

    “你留在長安吧,陛下對你另有任用,便不用隨孤回敦煌了。”霍光開口直接讓司馬遷留下。

    “這”司馬遷有些詫異,他不知道霍光究竟是何意。

    見司馬遷有些疑惑,霍光便繼續說道:“你的家族世居長安,皆為大漢忠良,你的才干不應被困于一地,你應該是屬于長安的,留下來吧這里才是你的舞臺。”

    “不知這是殿下的意思,還是陛下的意思?”司馬遷與霍光共事多年,他對霍光已經非常了解了。司馬遷知道,霍光不會僅憑一時興起就說這樣的話。

    “是孤的想法,也已經與陛下說過了。”霍光目視著司馬遷,這幾年下來他與司馬遷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讓司馬遷和蘇武留在長安,從個人情感來講霍光也是舍不得的。但是作為朋友,他又覺得這兩個本可以比原本史書中更加光彩奪目的人,不應該被埋沒,而只有長安才能讓他們比原本歷史中更加耀眼。

    “臣遵命”司馬遷對著霍光一拜,也沒有多說什么。

    接來下霍光與諸王都忙著收拾行裝歸國,而就在霍光等諸王離開的前一日,一份安陽王名義的上表被遞到了皇帝跟前。

    這不是那份霍光的治國方略,而是他上表主動退還原河內郡安陽縣封地的奏表。如今已經有了一個安陽國,那么河內郡安陽縣的存在就有些不倫不類了,關鍵是霍光那一萬六千多戶的食邑,幾乎就是整個安陽縣的戶數了。

    當即劉進便同意了霍光的上表,并且對霍光這一舉動大肆宣揚,同時下詔將安陽縣改為了鄴城。

    終于到了大漢諸王離開長安的日子,這一日的長安反倒顯得異常安靜。百姓們幾乎很少外出,而長安街道上大量的軍隊巡邏,一些街道甚至還被軍隊戒嚴,為諸王儀仗留下了特定的行進路線。

    霍光的儀仗走出原安陽侯府,他與其他諸王的方向都不同,因為安陽國在河西,只有霍光一人是需要從長安西門出城。

    長安西城外一片空曠,連行人商旅都沒有蹤影。或許是因為避嫌,長安官員也沒有一人來為霍光送行,就連司馬遷和蘇武都沒有來。盛夏的長安城外郁郁蔥蔥,卻不知為何今日有些秋日的蕭瑟感。數千人的隊伍緩緩西行,雜亂的馬蹄聲混雜著車輪的轱轆聲,仿佛成為這寂靜天地間,極不和諧的雜聲。

    越漸遠去的隊伍中,那輛最為華麗寬大的馬車中伸出一個腦袋,霍光習慣性的回首看了一眼高大雄偉的長安城樓,他的目光有些復雜,卻又平靜異常,沒有遺憾與不甘,也沒有不舍與留戀。仿佛他只是這個世界,這座長安城的過客,從來都不屬于這里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關注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