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二六章 異姓為王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進書架
    劉安國展開遺詔,他的目光也緊緊的盯著遺詔內容,轉瞬間這位老宗正神色從好奇疑惑不解最后變為震驚

    “先帝遺詔眾臣接旨”劉安國雙手不由得抖了起來,他吞了吞口水,聲音也變得有些恍惚。

    劉進連同諸王和滿朝文武齊齊低頭躬身,等著劉安國宣讀里面的內容。從這位老宗正的反應,所有人都感覺到了這份遺詔不同尋常。

    “朕以微渺,獲守宗祧。乾乾夕惕,若涉春冰。”劉安國沉了口氣,以堂皇之氣朗聲宣讀了起來。這詔書的第一句卻是漢武帝在自述,僅此一句又有些公式化的開篇,并不能讓人猜到遺詔的內容。

    接著劉安國的聲音繼續響起:“高皇帝斬白馬而立盟,非劉氏而不得王。然時過境遷,祖宗之訓當因時而議,今天下紛亂,世界之大,縱橫不知其幾許?列國之雄,強軍百萬,尤勝大漢。當分建茅土,衛我邦家,永固磐石。”

    這幾句話下來,殿中之人都心中一驚,毫無疑問這是一份劉徹打算冊封藩王的詔書。而漢武帝首先就是提到了白馬之盟,讓所有人下意識的都將目光瞟向了霍光。

    “朕意,以河西四郡之地立國安陽,進封安陽侯霍光為安陽王,安陽王世代永鎮西域,固我國門。宜令有司擇日,備禮冊命,主者施行。”劉安國最后語速急促的說道。

    這果然是冊封霍光為王的遺詔,這一下整個大殿都寂靜無聲。若是旁人宣讀這樣的遺詔,肯定會被視作偽詔,但這是劉安國親自出面宣讀的,真實性根本無人懷疑。一時間大多數人都不明白,為什么漢武帝會在死后違背祖訓,要將河西之地封給霍光立國。

    讀完遺詔之后,劉安國將錦緞一合,而后他也感覺到了大殿之中的氣氛,在整個宣讀過程中,這位老宗正也不斷的在腦海中盤算這份遺詔。

    劉安國不懷疑這份遺詔的真偽,因為這是漢武帝親手交到他手上的,而且那時候的皇帝也非常的清醒。

    其實在白馬之盟后,異姓封王也出現過,便是在呂后稱制的幾年中大封諸呂為王。不過這段歷史并不被劉氏子孫視作正統,呂后所封諸位也被視作偽王。現在劉徹以遺詔更改祖訓,其實這種做法很符合宗族禮法,因為現在劉徹的遺詔,其實也算是祖訓了,霍光這個異姓安陽王,是非常符合法理的,也算是名正言順。

    “安陽王殿下,請接旨吧!”劉安國將遺詔向前一推,聲音落在大殿每一個人的耳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霍光,一些人欲言又止,而一些人卻似有所悟。倒是劉姓諸王中的幾位,在看向霍光的時候,露出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

    霍光在眾人的注視中緩緩上前幾步,他對著劉安國手中的遺詔躬身一拜,而后雙手高過頭頂平舉。

    “臣霍光接旨”霍光口中恭敬的喊道。

    劉安國將遺詔輕輕的放到霍光手中,當遺詔脫手的那一刻,劉安國蒼老渾厚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這一次他的聲音就不那么大了,也不再那么堂皇大氣,仿佛普通閑聊的一般說了句。

    “安陽王既已接旨,便盡快準備一下吧三日后隨諸王一同離開長安就國吧”

    “三日后就國”這句話讓殿中之人頓時豁然開朗。

    可以說如今的霍光在長安地位很尷尬,而真正尷尬的還不是霍光自己,而是皇帝劉進和滿朝文武。霍光是先帝親命的輔政大臣,又是皇帝的老師,這一年來天下大事盡決于霍光,讓他總攬了所有大權。而現在劉進登基,也沒辦法開口讓霍光交出權利,更不可能直接開口讓霍光離開。至于霍光自己會不會主動交出權利,會不會離開長安更是無人知曉了。

    現在長安即便有十幾萬大軍,可是霍光這個大將軍在大漢四周還有二十多萬精銳大軍。這樣一個內握大權,外擁雄兵的大將軍,讓整個長安權貴都有些無所適從。

    而藩王必須就國,更加無詔不得擅自離開封地,一言一行都會受到天下人的監視。封霍光為安陽王,他就無法再留在長安。而且如今大漢戰事基本平息,只余下河西與安息的戰爭,只要霍光回去主持大局,他在北方那八萬騎兵也必定會返回河西,那個時候霍光的安陽國會繼續與安息大軍消耗,而大漢朝廷黃河以東則可以安穩的發展休養生息。

    以河西四郡所立的安陽國雖然不小,即便在所有封國中也算極大的。但那畢竟只是一個藩國,河西之地割據尚可,但要以此為根基爭霸天下卻是遠遠不夠,即便加上整個西域,其底蘊和潛力也不足以對抗整個大漢。

    “臣領旨”霍光接下了劉徹的遺詔。

    “既是先帝遺詔,那安陽王便是名正言順,朕也賜安陽王九錫,另免除安陽王的‘春朝’。”劉進心思急轉,在霍光接旨后,他也承認了這份遺詔,并且還象征性的為霍光加九錫之禮,又免除了霍光這個安陽王的‘春朝’義務。

    九錫便是九種禮器,有冕服、車駕、斧鉞等物,這些通常都是天子使用之物,不過西漢的諸王本身也能使用冕服等物,規格上與天子的相差并不大,劉進這種賞賜即便沒有,霍光也可自己配置,此等封賞便只有象征意義了。

    霍光看了劉進一眼,他微微皺著眉頭,神色并不怎么好看,而后淡淡的回了一句:“臣謝陛下隆恩!”

    劉進免除霍光春朝義務,其真正用意其實是不想再見到霍光了。諸王不得久居長安,這一點讓劉進還是很高興的,自從他登基以來,對于這個一手將自己扶上皇帝寶座的老師,他是越來越不愿意見到了。

    只在沒有霍光的時候,劉進才覺得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皇帝,是這個帝國的主人。而每當劉進看到霍光,他心中便不由的感覺自己只是個傀儡,自己的皇位更像是被施舍而來一般。

    “三日后安陽王與諸王便將歸國了,那么今夜朕便在未央宮設宴,為諸王踐行。列位臣公也一同作陪吧!”劉進感覺自己長久以來的壓抑減輕了不少,心情大好的要為諸王踐行。

    “臣等謝陛下賜宴!”諸王拱手施禮,自然也包括了霍光。

    而從今日之后,大漢便少了一個大司馬大將軍,多了一個安陽王。

    未央宮的踐行宴,是漢武帝下葬后長安的第一次娛樂活動。似乎皇帝和朝臣們都憋得有些久了,這一場宴會氣氛異常的輕松熱烈,而霍光這位新晉的大漢安陽王,似乎也成了今夜的主角,不僅皇帝連連敬酒,諸王和朝中重臣更是一個不落的向霍光敬酒。

    直到月上中天之時,未央宮的宴會才意猶未盡的結束。

    “大王起駕”霍光坐在他原本的車駕上,車駕下的兵卒口中卻喊出了一句讓霍光覺得很陌生的話來。這時候霍光才發現自己車駕上的旗幟,還有隨行儀仗都完全變了模樣。

    馬車緩緩駛過寂靜的長安大街,夜晚的長安大街霍光并不陌生,甚至這一年多來,他時常半夜往來于武臺殿與安陽侯府之間。

    這里的每一條街道,甚至每一塊石板,都深深的印在了霍光的腦海中。

    不過霍光發現今夜再走這長安大街時,這里竟然讓他感覺到了陌生,仿佛他本就不屬于這里

    車駕緩緩停在了安陽侯府大門外,霍光習慣的抬頭看了一眼府門上的匾額。可是他此刻抬頭卻沒有看到那面刻有安陽侯府四個字的匾額,那里只余一座空空的門框。

    “有財,這是怎么回事?”霍光不知是有些醉了還是有些恍惚,他神情有些木然的望著門框說道。

    “稟大王,按制大王在長安不能擁有私宅了,入長安朝見的諸王都是由大鴻臚提前安排住所的。”甄有財恭敬的在一旁答道。

    霍光奇怪的看了甄有財一眼,被自己兒時的玩伴突然稱呼大王,霍光一時也還有些不習慣。

    大漢諸王的一言一行,都會被嚴密監視,在長安更是不能有片瓦私地,怕的就是這些諸王私養奴仆隱藏兵器。不過蘇武考慮到霍光的特殊,沒有重新為他安排住所,只是將原本的安陽侯府牌匾取下。

    甚至現在這座霍光住了幾十年的府邸,嚴格來說也不再是霍光的家了,這座府邸重新變成了皇室的財產。

    安陽王不能在長安有行宮,更不能有家,他的家只能在安陽國,在黃河以西。

    霍光點了點頭,什么也沒有說,便徑直走入了府中。他發現此刻即便已是深夜,整座府邸還顯得異常忙碌,奴仆丫鬟都在忙著收拾東西,連金瓶也在四處查看,將一些她人為有必要帶走的東西全部帶走,大量的器物被裝入木箱,而后被壯碩的奴仆抬走。

    霍光沒有去關心這種搬家的事,他或許是真的醉了,回到房中便沉沉的睡下了,這一覺直睡到日上三竿。

    “大王,皇帝派人來傳旨了,因為大王未醒,那人便一直等著沒有回宮復命。”妝臺前金瓶一邊為霍光梳著頭,一邊將外面內侍傳旨的事說了出來。

    “是什么旨意?”霍光睡了一覺,險些忘了自己已經不是大將軍,而是安陽王了。聽到金瓶的稱呼他這才反應過來。

    “說是陛下請大王進宮一敘,具體的事沒有說。”金瓶最后理了理霍光有些花白的鬢角,看著霍光一絲不茍的發絲滿意的說道。

    看著銅鏡中已經不再年輕的樣子,霍光發現自己的白發也越來越多了,他對著銅鏡轉了轉頭說道:“就說本王隨后便去。”

    霍光微微抬起下巴,捋了捋頷下的長須,他口中自稱本王,似乎也已經完全融入了自己的新身份。

    “臣妾遵旨。”金瓶盈盈一拜的說道。一夜之間,原本的侯府似乎也完全轉變,連金瓶也不再是一個普通的妾室了。

    西漢藩王也有后宮制度,諸王之母為王太后,諸王之妻為王后,而下也有美人、良人等不同等級。霍光已有正妻,王后自然是遠在河西的李妍,而待歸國之后,金瓶也將會被正式冊封為金美人。

    半個時辰后,霍光來到了未央宮。而這次劉進不是在寢殿,也不是宣室殿接見霍光,而是在天祿閣。

    天祿閣算是皇家藏書閣,劉進作為霍光的弟子,在這里與老師見面,似乎又想表面他一人尊重霍光這個老師。

    霍光抬頭看了看掛著天祿閣三個大字的牌匾,等著門口的內侍唱念了一句:“安陽王駕到。”便邁開腳步走入了天祿閣。

    閣中正廳極為空曠,除了數張案幾和幾張屏風便再無他物。霍光腳步輕盈,但落在這木質的地板上,依然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霍光走了幾步,便看到屏風后的劉進。此刻劉進身著常服,在他的身側還坐著身著盛裝的江都長公主。而一丈之外的一方案幾后,還坐著一人。這人霍光也見過幾次,便是當今太史令鄧平。

    “臣霍光拜見皇帝陛下。”霍光微微拱手說道,此刻天祿閣中除這三人之外,閣中便再無他人。

    劉進和劉細君見到霍光行禮也都起身,同時對著霍光躬身微微一拜,口稱:“見過老師。”這老師二字他們兩人確實很久沒有叫過了。

    “下臣拜見安陽王殿下。”鄧平起身遠遠的一拜。

    “太史令也在啊,看來皇帝是要將今日之事記入史冊嗎?”霍光對著鄧平只是微微點頭,而后看著劉進似笑非笑的說道。

    “老師不日將要離開長安就國,日后便不能時常聆聽老師教誨,今日特與皇姐在此恭候老師,請老師再為弟子上一課!”劉進一臉誠懇的看著霍光,說完這番話后鄭重的對著霍光一拜。

    劉進已是皇帝,用這樣的大禮對霍光本不應該,不過霍光還是泰然自若的受了他這一拜,而后淡淡的說道:“既然是陛下之意,臣自當從命。此番之后陛下與長公主也請勿要在以師禮侍臣了。”

    霍光的話說的有些委婉,不過意思卻很明確,今日他們還可以是師徒,但過了今日,出了這天祿閣后,他們之間的師徒情分也就盡了!

    “請老師授業!”劉細君當先一拜,算是認可了霍光的提議。

    “請坐。”霍光也不多言,便衣袖一甩的坐在了最近的案幾后,而后手掌虛托,示意兩人入席。

    劉進和劉細君與霍光對坐,遠處的鄧平也快速坐下,他拿起案幾上早已備好的毛筆。鄧平不知道皇帝和安陽王會談些什么,但是這肯定是足以影響大漢未來幾十年的重大事情,作為一個史官,鄧平對這樣的事也是極為期待。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饑_渴!!請關注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存書簽
黑龙江11选5开奖查询